腾川•布老虎20周年庆晚宴隆重举行

实录 娶回家的儿媳妇竟成了私生女

2019-10-22   来源:未知   浏览次数:

  简洁刚迈进院子一只脚,就看到房中央的红木椅上坐着两头火牛:西边是公公李恩,东边则是丈夫李海生。两人手里的烟,都快烧到了尾巴。

  简洁一看不好,刚要走过去劝和,就见李海生把烟屁股往地上一掷,站起身子就骂:“我就不明白了!别人的爹都恨不能把心肝脾肺掏给儿女,怎么你就天下独一份儿地坑儿子呢?”

  “天底下有你这样的儿子?”公公一拍红木桌,茶碗顿时颤了三颤,紧接着是一阵上气不接下气的咳嗽。

  简洁疾步走至厨房拿了暖瓶,边给公公倒水,边拍着他的后背说:“爸,你没事儿吧?”

  “啧啧啧!我活了三十大几,还没见过这么贴心的儿媳妇呢!外头都传简洁是你的私生女,看来这事儿还真特么有门儿!”李海生说着,“呸”了一口。

  “你喝两口酒胡说什么呢!”简洁满脸通红。若非亲耳听到,她真不相信李海生能说出这种混话。

  “怎么?我戳你俩心窝子了?”李海生拍着胸口,满眼轻蔑,“别怪我心狠!你要真做得出来,我就出去洋洒,把这事儿坐实!”

  “咳咳咳”,公公勉力站定说道:“你不用出去坐实,她就是我闺女。我的钱,你一分一厘也别想捞着,我全部都给她!”

  简洁一听,就知道公公说的是气话。可李海生却立刻火了,摸起桌上的茶壶茶碗摔了一地。

  早年间,李恩跑货运攒了点钱,就在村里盖了二层小楼。当时慕楼而来的媳妇不少,但李海生心气高,一个也看不上,左挑右拣得就剩下了。

  哪曾想,就在李海生尴尬的年岁,李恩夫妻外出拉货又出了意外。妻子当场身亡,而李恩虽保住性命,却也截了一条腿。

  腿脚不便,李海生又不是能伺候人的主儿,李恩只得雇了个保姆,这就是简洁妈妈。

  简妈妈住在李恩邻村,少时和李恩一块读过几天书。简妈妈离异后独自带着女儿过活,日子紧巴,所以对这份工作十分上心。

  伺候李恩日子久了,简妈妈看李恩总愁眉不展,知道他最大的心病是儿子的婚事。

  简妈妈深知李恩心善,料想他的儿子不会太差,思虑再三后,就把女儿简洁介绍给了他。

  哪知李海生喜新厌旧,没过多久就与村头一个丈夫在非洲工作的小媳妇混在一起,开始夜不归宿。

  李恩听有这事,脸上挂不住。当天就打电话叫来儿子训斥,可李海生根本不在意,还顺走了李恩的银行卡。

  李恩气得从轮椅上站起来,结果重心不稳跌了下去。亏得简妈妈眼疾手快,身子往前一趴,用胳膊接住了李恩。

  简洁知道公公是个好人,而妈妈守寡多年,早该有个伴了,所以也极力撮合他们。

  但简妈妈却说,保姆就是保姆。两个人互相照顾,就很好。她不想要结婚,不想登堂入室做主人。

  李恩待她好,她心里舒坦;可是这李海生却越来越混蛋,让她不能不替女儿发愁。

  “你别摔了,这可都是好瓷!”简洁心疼得直跺脚,她知道这是公公钟爱的景德镇瓷器。

  “我爱摔就摔!这是我们李家的东西,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!”李海生说着,随手抓起柜子上的花瓶就要往地上砸。

  “妈,你就别掺乎了。海生那脾气......你千万别气出个好歹来”简洁一边拽住妈妈的胳膊,一边不自觉地挡在她身前。

  “哟呵,老杆绿茶来了呀!我还就是冲你来的呢!”李海生骂骂咧咧往前跨了一步,与简妈妈针尖对麦芒。

  简妈妈并不害怕,她把女儿划拉到一边儿,理直气壮地说:“你要是有理,咱往大街上说说去。看看是谁在外头养人,还把李家的家底败光的!”

  “你这个老不羞的扫地娘们儿,扫着扫着爬上了我爸的床,你还有脸了不是?”李海生手指头直戳简妈的眉心,吓得李恩咳嗽不迭。

  “李海生,你嘴巴放干净点!”简洁忍无可忍,卷起袖子吼道,“你今天再敢骂我妈一句,咱们就离婚!”

  她原以为这样能唬住李海生。没料到李海生拍着大腿笑道:“哎呀妈呀,您姑奶奶可高抬贵手放过我呗。一只不下蛋的母鸡,还要挟我,笑死人了!”

  要知道婚后没不久,李海生就不回来睡了。简洁再能干,一个人也生不了孩子啊!

  简妈妈也悔不当初,不该把女儿送入火坑。她上前扶住李恩,两人都气得说不出来话。

  李海生却全然不顾:“走啊,现在就去离!早离早散伙!”说着举起一个小包,“证件都在这呢!”

  公公面露愧色,掏出一张卡认真地说:“孩子,你嫁给海生受委屈了,这张银行卡我给你”

  简洁推开李恩的手,激动地说:“爸,您这是干什么?海生的错是他的错,不关您的事。再说了,我们已经离婚了,我更不能要您的钱!”

  “孩子,你你听我把话说完。我活这一辈子不容易,可唯独这个儿子,我真是,哎,”李恩深深地叹口气,“你一定得收下这钱,要不我我不安心啊!”

  简洁还要再推辞,可眼见着李恩的老泪都要流出来了。她不知所措地看向妈妈,没想到,妈妈竟神色异样地点了点头。

  简洁没有机会询问妈妈缘由。她原本想晚上打电话问她的,可还没来得及,李海生就叫嚣着打上了门。

  “简洁,你快把钱拿出来!”李海生一进门就吆喝,背后还跟着那个风/骚的小媳妇。

  “你不要欺人太甚,我们已经离婚了。你现在是私闯民宅,如果打碎一点东西,或出言侮辱我,我可以起诉你!”简洁看到李海生手里的棍子,有些害怕,佯装强硬道。

  “简洁,你就别装了,我都看到老爷子来你这了,呆了两个钟头呢。你敢说他什么也没给你?”

  小媳妇抚摸着右手刚做的指甲,斜靠在门框上,又风情万种地面向李海生,“海生,被我说中了吧?老头子被那老女人勾了魂,要把家业都给她们呢!”

  “你们!你们太不要脸了!”简洁气得浑身颤抖,她没想到李海生完全听信这女人的挑拨。

  “那是张空卡。我知道这几天,李海生会盯着我的行踪,故意给你张空卡。这张才是我要给你的。”公公说着,抖索着从兜里又掏出一张卡来。

  “简洁,你个臭婊、子,竟然骗我!快把钱拿出来!”李海生刚迈进来一只腿,胳膊就被警察同志钳制住了。他嗷嗷喊疼,嘴里却是不饶人地乱骂一通。

  可等警察同志一亮明身份,李海生立刻胖脸蜡黄,嘴巴和贴了封条一样,不吱声了。

  简洁走上前来,呵斥道:“李海生,我们已经在派出所备案。从此以后我们互不往来。你但凡有一点伤害我妈或者我的情况,我会立刻马上把你送进去!”

  “清楚了!快放开我!”李海生甩开警察的胳膊,眼露轻蔑,但心里却是害怕得很。

  李海生看看轮椅上铁青着脸的李恩,不甘地问:“还有没有卡,拿出来给我!你是我爹,怎么尽向着野路子的人!我知道你有钱!”

  李恩面如死灰地叹了口气,拿出一本红色存折说:“这是我们父子最后的情分了。”话没说完,眼圈已红。

  没多久,简妈妈就把房子抵押贷了款。李恩最后这段时间的治疗,花的正是这笔钱。

  作者:后花园姑娘南国红豆,八九年教书匠一枚,愿执一支笔,走非同寻常路,如若路上遇见你,那我便不会寂寞了。首发沐儿的后花园(ID:muaihhy)。

关键词: 红木桌

最新消息

分享到:
深圳市鼎峰世纪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